经典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安贤律师事务所 >> 合同纠纷 >> 经典案例 >> 浏览文章
女儿偷父亲房本过户 贷款被“中介”骗走

为了能够抵押贷款,40岁的孙梅听信中介公司的忽悠,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将父亲的房本过户到自己名下。如今大部分贷款被中介公司骗走,而银行催缴还款,一家四口面临着房子被收走的可能。无奈之下,父母只好把女儿告上了法庭。孙梅说,“只要房子能回到父亲手里,我怎么都可以”。

6月22日,孙梅69岁的母亲赵女士正在方庄芳星园小区的家里忙活,忽然回家的外孙女玲玲对她说:“咱家有两个坏消息,第一个是灯泡坏了,第二个您得先吃下速效救心丸,我才能告诉您。”拗不过外孙女,赵女士口含了四丸“速效救心”。随后,她看到了外孙女手中拿出来的“律师催收函”。

信函中写道,孙梅于2010年8月17日在银行取得个人贷款90万元,截至2011年6月2日,已累计拖欠了5期贷款本息,本息合计30455.63元。此外,函中提到如果不及时偿还本息,银行将按照借款合同规定来偿还抵押物。其落款为一家律师事务所。

赵女士说,自己当时差点晕倒,不知道哪里出来的90万贷款。她和老伴是退休工人,女儿下岗后也在一家单位做协管员,三人每月的收入也就五千多元,再算上外孙女的开销,根本无力偿还这些钱。

赵女士委托弟弟妹妹向银行咨询,结果她得到的信息是女儿是用现在的这个房子的房本做的抵押贷款,房本上的名字是孙梅。赵女士不相信,因为房本还在柜子的抽屉里,上面写的是老伴的名字。此时,孙梅又不在家,仿佛消失一样,手机始终无法接通。

大部分贷款被中介骗走

躲了大约一周后,孙梅回家了,一进门她便跪在了门厅里,向家人讲述了实际情况。据孙梅说,去年4月,她从一份报纸上看到一家名叫“北京华夏至诚投资有限公司”的咨询公司,声称可以办理特殊贷款,这让她动了心,因为当时她欠下了几万元的信用卡贷款,再加上自己想做点小生意,并且能够付一个二手房的首付,急需用钱。

孙梅说,办理贷款业务的李福和刘宇刚告诉她,贷款首先需要房本做抵押,由于房本属于孙梅的父亲,因此她必须要做过户变更。他们根据孙梅提供的资料,为孙梅先制作了一个假房本。孙梅趁父母不在的时候,用假房本换走了真房本。去年5月17日,孙梅和李福在一辆轿车上签订了一份《授权委托书》,授权人的名字是李福以孙梅父亲孙大爷的名义所签,被授权人为孙梅和一位名叫李木良的男子,授权内容就是委托办理房屋过户。

5月19日,孙梅拿着房本和一份“公证书”去房管局办理了过户手续,成为了房子的所有者。随后,李福二人带着她先是在一家“高利贷公司”借出了54万,其中的4万元算是借款一个月的利息,但李福二人又以“借”的名义要走了38万。后来李福二人终于为孙梅办了银行贷款,但又从刚办下的贷款中以“借”的名义要走了20万。孙梅还完“高利贷”后没剩多少钱,而李福等二人却突然消失了。

无奈之下父亲告女儿

今年6月27日,北京安贤律师事务所的曹波律师陪同孙梅的父亲去丰台房管局查询了房屋过户情况。他们发现孙梅房屋过户时的“存量房屋买卖合同”有问题:委托代理人李木良的通讯地址写的是“河南省承德市”,联系电话一栏中的手机号码也少了一位。

同时,孙梅当时所使用的公证书落款为“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公证员金莲玉”,公证书编号为京方圆内民证字00562号。

曹律师说,他们先起诉这家公证处赔偿损失,这样方圆公证处不得不开具“答辩意见”。在“答辩意见”里公证处证明,00562号公证书公证的并不是孙梅父亲的房屋一事,此外该处也没有一位叫金莲玉的公证员。

曹律师和孙梅一家商量要以“买卖合同无效”的名义起诉孙梅,这就不得不使父女对簿公堂。“只要房子能够重新回到父亲手里,我怎么都可以。”昨天下午,已经参加完丰台法院第一次开庭的孙梅说。据曹律师说如果这个官司不能使房本重新回到父亲手里,他们就不得不考虑起诉房管局了,毕竟本身合同和公证书都有问题,而房管局却让它通过了。“但也很难,因为实际上他们是一种”形式“审查,他们也无法真正辨别出公证书的真假。”曹律师说。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