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安贤律师事务所 >> 合同纠纷 >> 经典案例 >> 浏览文章
保证书的效力

本案保证书的证据效力如何确定?

 

[案情]

2006919被告王某向原告李某借款人民币15000元,并出据借条,借条上载明“今借李某人民币壹万伍仟元整(15000.00元),借期一个月。”被告王某、赵某在借条上借款人栏、担保人栏分别签名。借款逾期后,经原告催要,两被告于20061026分别向原告李某出具还款保证书各一份。被告王某出具的保证书内容为“2006919与李某的借款单壹万伍仟元整,现于我负担捌仟元人民币,20061110还清,若逾期按千分之三滞纳金计罚,其余与我无关,在此立据。”被告赵某出具的保证书内容为“我担保的王某借款壹万伍仟元(15000.00),如王某在1110号前未全部还清,我愿承担一半,现金支付,并解除我的担保责任。”被告王某出具还款保证书后,原告李某在借条上私自添加“(月息3%)”。此后,被告王某于200611720072172007515分别归还原告借款4000元、1500元、500元,合计已经归还6000元。余款经原告多次催要未果,原告为此于2008918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王某归还借款15000元,并支付从2006919至起诉之日的利息10800元,被告赵某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审理中,原告向被告王某出具证明,认可其已归还6000元,并变更诉讼请求,要求被告王某给付19800元,被告赵某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裁判]

法院认为,原告李某与被告王某之间的民间借贷合同合法有效。被告王某未能按照合同的约定,及时偿还全部借款,已属违约,对原告要求被告王某归还借款本金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借条上“(月息3%)”字样系原告李某私自添加,审理过程中,原告解释该利率标准系双方口头约定,并提供被告王某出具的保证书,主张被告王某承诺还款8000元,其中7500元系借款本金15000的一半,500元系利息,以此证明双方约定的利率标准为月息3%,被告王某对此则不予认可,抗辩称被告王某是愿意出8000元给原告的,500元并不是利息,故原告以被告王某所作的保证中承诺还款8000元证明双方的约定的利率标准为月息3%的主张显属证据不足,又因借条形成之初双方未就借款利息作出书面约定,应视为不支付利息,故对于原告主张借款期月息3%的主张不予支持。原告要求被告王某承担借款利息部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九条之规定:“公民之间的定期无息借贷,出借人要求借款人偿付逾期利息,或者不定期无息贷款经催告不还,出借人要求偿付催告后利息的,可参照银行同类贷款的利率计息”,故对原告主张利息诉讼请求中的合理部分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逾期利息部分应按照银行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因被告王某于2006117日偿还借款4000元,故20061019日至2006117日的逾期利息为45.84元;被告王某于2007217日偿还借款1500元,故2006118日至2007217日的逾期利息为171.44元;被告王某于2007515日偿还借款500元,故2007218日至2007515日的逾期利息为126.29元;剩余借款本金9000元被告王某尚未归还,故自2007516日至2008918(起诉之日)的逾期利息为676.60元。被告王某提出的按照其保证的内容需偿还8000元给原告,已归还6000元,剩余的2000元按千分之三计罚的抗辩理由,因被告王某所作的保证系其作出的单方行为,原告作为证据是为证明其双方约定的利率标准为月息3%的主张而提供的,从原告起诉被告王某的诉讼请求来看,不能证明是原告对被告王某所作保证内容的认可,被告王某单方面的行为在此不能成为抵销原告诉讼请求的理由,故对于被告王某提出的抗辩理由不予支持。而被告赵某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在借条担保人栏签名,其担保行为不具有担保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无效担保行为的情形,故原、被告间的担保合同成立。原、被告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被告依法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原告与被告赵某虽未约定保证期间,但原告于借款期限届满后向被告王某、赵某催要借款,在20061026日被告赵某向原告李某出具保证一份,没有超出债权人要求保证人在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期间,自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之日起开始计算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原告起诉时亦没有超过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故被告赵某不能免除其保证责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九条之规定,判决:被告王某于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归还原告李某借款本金人民币9000元并支付逾期利息1020.17元;被告赵某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评析]

现实生活中,债权人在督促债务人或保证人及时偿还借款时,债务人或保证人常出具类似于还款计划的保证类书面材料,债权人在起诉时连同借条和此类材料一同提供给法院,又由于当事人文化程度、法律常识、社会经验等各方面因素的影响,在这些借条和保证类证据材料上常出现语焉不详甚至歧义的地方,到庭审时一方当事人常会就这些出现的瑕疵作为自己的抗辩理由以推脱自己的法律责任。

对于民间借贷案件而言,在法律适用方面一般不存在障碍,本案虽属一起常见的民间借贷案件,但因涉及原告私自修改借条原件、被告还款保证的效力如何认定等问题,而别于一般事实清楚的民间借贷案件,而对于这些起诉事实存在不清的案件则需要结合证据来最终认定案件事实,而证据的采纳与采信取决于证据资格和证据的证明力本身。在本案中,原告主张双方曾口头约定借款期内月息为3%(并私自在借条上添加利息计算方式),并提出被告王某出具的保证可证明被告承诺多还的500元系双方约定的利息,但上述原告的解释又未得到被告认可,故原告的陈述这一直接证据不具有证明力;而被告出具的保证作为间接证据,一是未得到被告认可,二是与原被告双方是否约定利息这一事实关联性程度较弱,故原告提出的被告出具的这一保证不具有证明力;由此而认定的法律事实是原被告双方未对支付利息作出约定,视为借款期不支付利息。而对于被告王某提出的只需偿还8000元给原告,并已归还6000元,剩余的2000元则按千分之三计罚的抗辩理由也涉及到被告王某出具的保证这一证据,因此保证系被告作出的单方行为,原告未在上签名确认,原告作为证据仅是为证明原被告双方约定的利率标准为月息3%的主张而提供的,结合原告起诉被告王某的诉讼请求来看,不能证明是原告对被告王某所作保证内容的认可,更不能证明是对原被告双方债权债务形成合意而重新作出的约定,故从此份保证证据的真实性方面考量,结合被告债务人的身份以及急于推脱债务责任的动机以及保证内容的合理性等角度考虑,此保证不能证明被告提出的原告只需被告归还8000元的主张,故此原先由原告作为本证支持自己利息主张而后又被被告作为本证支持其抗辩理由的证据不具有证明力,被告提出的抗辩理由法院不予支持。

                                                  江苏法院网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